多学一门外语,多看一种世界

100000+学员的共同选择,与现代教育为伴,看未来有什么不一样!

最全数据告诉你,谁才是真正的日本动画一哥!

且不说2015年动画电影《哆啦A梦:伴我同行》狂揽5.3亿票房,就每年一部的剧场版大电影都能有1亿的票房基础盘,2018年上映的《哆啦A梦:大雄的金银岛》更是达到了2.09亿票房成绩。



或许没有了儿童节和暑期档的庇护,这部合家欢动画似乎就少了点冲劲。 一方面,这个档期中家长带孩子看动画的机会会少了很多;另一方面,《宝可梦:超梦的逆袭 进化》《数码宝贝:最后的进化》等日本动画电影的轮番上映,某种程度上也稀释了部分受众。



一直以来,动画电影多是内地电影公司首选引进日本电影的“香饽饽”,这类本身由成熟IP衍生出来的作品,在很大程度上能保证了其票房收益。 对于日本动画而言,其实又细分为剧场版动画和动画电影。 那么,如何区分这两者呢? 


剧场版动画是基于该IP的TV版动画,进行衍生,比如在国内上映的《名侦探柯南》系列、《航海王之黄金城》等。它们独立成章,但又和TV版动画有一定的关联。动画电影则是完全原创的动画,比如大家熟知的《龙猫》《你的名字》《烟花》等。


很多人会把《哆啦A梦:伴我同行》当做剧场版动画,但严格意义上,它属于动画电影范畴。 从2015年日本电影在内地电影市场回暖之后,剧场版动画一直是日本电影里的主力军,从2015年第一部剧场版动画电影《名侦探柯南:业火的向日葵》,到如今这部《哆啦A梦:大雄的新恐龙》,有超28部剧场版动画和观众见面。



除此之外,日本票房冠军《鬼灭之刃之无限列车》、京阿尼动画《紫罗兰永恒花园》、《命运之夜3》也有望在2021年年初在内地上映。那么,这些电影在中国市场上,都有怎么样的表现呢?

 

N宗“最”


自2015年起,日本剧场版动画电影悉数在内地上映,其中有“哆啦A梦”、“柯南”等极具童年情怀的IP,也有“火影忍者”、“航海王”等热血“民工漫”,更有“紫罗兰永恒花园”、“命运之夜”等更小众二次元的画作。这些作品也让我们看到了日本动画动漫产业的多元化。在这些IP中,《哆啦A梦》系列绝对是最有强势的“扛把子”。从2016年开始,每年都会有一部作品和内地观众见面。除了今年因疫情影响,日本本地推迟了上映计划,导致国内的上映日期从雷打不动的“六一”暑期档,挪至贺岁上映。 



从票房数据来看,2016年至2019年,该系列电影借着假期的加成,票房成绩均破亿,尤其是2018年《哆啦A梦:大雄的金银岛》更是成为了第一部票房超2亿的日本剧场版动画电影。



可见,哆啦A梦还是那个老少皆宜,一直在陪伴不同世代长大的蓝胖子。而能和此票房相抗衡的,则是另一部国民动画《名侦探柯南》。2015年,日本电影重新出现在中国电影市场中,电影《名侦探柯南:业火的向日葵》成为第一部被引进的剧场版动画电影。



自此之后,这个系列也成为了“树”。除了2017年的《名侦探柯南:唐红的恋歌》没有被引进,以及2020年日本本土推迟至2021年上映以外,柯南也成为了观众年年相见的动画形象。 这个系列的市场反应起初并不如《哆啦A梦》那般热烈,2015年和2016年的票房成绩总和仅有1.1亿,但从2018年开始,它异军突起,票房屡屡破亿,尤其是2019年上映的《名侦探柯南:绀青之拳》,至今以2.31亿的成绩,问鼎日本剧场版动画电影内地的最高票房。



如果说《哆啦A梦》和《名侦探柯南》是属于每个年龄段的狂欢的话,那么《火影忍者》和《航海王》的票房则让人看到了宅男们的“战斗力”。借着原作《火影忍者》完结的情怀,《火影忍者剧场版:博人传》成为了首部在内地票房破亿的剧场版动画电影。当时影片上映之际,没有大面积宣传,而是采用了直击受众营销,成功地把“宅男”们拉进了电影院。 



如法炮制,《航海王》系列也成功获得了不错的票房收益。这两部动画电影在某方面可以说是典型的“粉丝电影”。它的局限性在于,不是该漫画的粉丝,很难进入到故事的内部,只能大概看个门道。从《航海王之黄金城》和《火影忍者剧场版》的想看数据可见,男女观众恒定在56%:44%,大部分集中在20-24岁人群中。


《航海王之黄金城》和《火影忍者剧场版》的想看数据


纵观这些原作就已出圈的动画电影,同样家喻户晓的《精灵宝可梦》系列、《樱桃小丸子》和《蜡笔小新》则最令人失望。尤其是《精灵宝可梦》系列,目前上映的两部作品,票房均不过3000万。那个观众眼中最会卖萌的“黄皮电耗子”竟然都带不动票房。



反而同样是少年情怀的《数码宝贝:最后的进化》,则霸气地虏获了1.25亿票房,成为2020年该类型电影中的票房之最。当然其中最让人没想到的是,《樱桃小丸子》和《蜡笔小新》这两个极具国民代表的动画品牌,目前竟只各自引进了一部剧场版动画作品。 



相反,本身更为小众的动画品牌《命运之夜》则一直保持着最稳定的输出,《命运之夜——天之杯:恶兆之花》和《命运之夜——天之杯Ⅱ:迷失之蝶》均获得了3000万左右的票房成绩,也难怪目前《命运之夜3》正在进行引进工作。 


谁是下一个?


目前新海诚宫崎骏的动画电影频频引进,同时,细田守《未来的未来》)、渡边步《海兽之子》)等作者的作品也逐渐被观众认识,但不可忽略的是,剧场版动画电影仍会是未来日本动画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的主力军。



很大程度上,这些动画的粉丝基础就能保证其基础的票房收益。 就目前来看,日本本土改档自2021年的《名侦探柯南:绯色的子弹》已经宣布由华策影业引进,相信也会在适当的时间和观众见面。



当然,《哆啦A梦》2021年剧场版《哆啦A梦:大雄的宇宙小战争》的引进,相信也不会因为这次的票房失利而被放弃。 除此之外,华策影业还官宣会引进《银魂:最终篇》。这将是中国内地院线首次引进《银魂》动画电影,不知道这个较为古早的IP能否带动粉丝的情怀呢? 



即将打破日本影史票房冠军的剧场版动画《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》也有望引进。虽然这个品牌目前在中国市场上,不如《火影忍者》《航海王》等知名,但借着其在日本票房成绩的热点,预计在内地上映时,也会打动不少原著粉以外观众的好奇心。



曾拿下1.15亿票房的《夏目友人帐》新作《夏目友人帐:石起和可疑来访者》也有机会让内地观众,看到娘口三三在大银幕上的卖萌瞬间。这些种种的剧场版动画电影,在贩卖情怀的同时,如何做出更新的东西或许是粉丝和普通观众关心的。尤其是未来它们能否延续过往日本剧场版动画票房,可能是最值得期待的。



微信公众号